陈都战役:重庆解放,成都待攻_《解放军横扫千军的四十大战役》

栏目:历史 ┊ 发布时间:2019-04-06 ┊ 人气:

 重庆解放,成都待攻

国民党政府由广州飞往重庆后,10月底,人民解放军发起了攻打大西南的战役。蒋介石对解放军攻打大西南并不感到意外,令他头痛万分的是解放军声东击西的战术,让他判断不清我方的主攻方向在哪儿。

在鄂、湘全境解放而西南开始告急的情势下,国民党政府行政院长阎锡山于11月上旬致函蒋介石,称:“渝东、黔东军事虽有布置,尚无把握,非钧座莅渝,难期挽救。”(《蒋经国自述》,第303~304)蒋介石不得不于11月13日由台北再次飞抵重庆,“明知其挽救无望”,仍去“主持残局”。(《蒋经国自述》,第303~304页)

11月15日上午,蒋介石召集在重庆的国民党军政要员召开紧急军事会议,商议防御和迟滞共军进攻的策略。

然而,蒋介石召集的这次会议,并没有议出什么高招。除了消极防守外,就是炸。以破坏道路来阻滞人民解放军攻势,实在是穷途末路者的绝望举动。

随着前线不断失败的消息传来,重庆的情况一天天紧张起来。

蒋介石从来自各方面的情报分析,重庆很快会被人民解放军攻占。于是决定放弃重庆,逃往成都。他一面命令毛人凤赶紧派人进行爆炸和屠杀,一面让阎锡山把“行政院”办事机构迁往成都。

11月30日早晨6时,蒋介石逃离了重庆这座曾让他心醉神怡的山城。

就在蒋介石慌忙乘飞机从重庆飞往成都的当天,国民党政府的所谓陪都重庆,回到了人民手里。12月8日,刘伯承、邓小平率野战军领导机关进驻重庆。

重庆一解放,刘伯承的眼光就盯住残敌麇集的成都。

由于重庆及川东、川南广大地区的迅速解放,蒋介石不得不再次收缩兵力。他命令由重庆及其以北地区西撤之敌,在正面迟滞解放军行动;命令胡宗南、张群等部,悉数退向成都,企图向西康和云南逃窜。这时候,华南方向的广西战役取得重大胜利,白崇禧集团主力在桂粤边境被第四野战军及第二野战军第4兵团歼灭。西南境内的国民党军更加孤立和气馁。

刘伯承、邓小平坚决不给敌人以喘息的机会,决定乘势发起成都战役。12月6日,令第5兵团主力及第10军抢占乐山、青神、浦江等地,从南面兜击敌人,并强调指出:“这个战役的关键在于占领乐山,完全截断敌人退往西昌、会理、云南的公路线。”又令第3兵团主力迅即攻占简阳、邛崃、大邑等地,从东、西两面向敌人推进。同时,电告贺龙、李井泉率领所部越过秦岭,兼程南下,由北面压向敌人。

在军事打击的同时,政治争取也取得了极大的成功。在中共中央、中央军委的统一领导和部署下,刘伯承、邓小平积极开展了对敌政治攻势和策反工作。11月21日,他们向西南国民党军政人员提出四项忠告,号召他们停止抵抗,投向光明,改过自新,立功赎罪,并明确规定了政策界限,对业已起义和投诚的武装,一律暂不编散,不收缴武器,指定地点集中,听候处理。这在国民党军中产生了巨大的影响。

最先起义的是国民党地方实力派。12月9日,国民党云南省政府主席卢汉在昆明通电起义。同日,国民党西康省主席刘文辉、西南军政长官公署副主任邓锡侯、潘文华在四川彭县通电起义。他们的起义对蒋介石“大西南防线”的瓦解有举足轻重的作用。特别是刘文辉等人的起义,对我军胜利进行成都战役、围歼胡宗南集团、加速大西南的解放,起了很好的配合作用。

更多精选报道尽在雷火电竞官网首页